导语:

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最新发布的6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位于临界点,这是制造业PMI自今年3月份跃升至荣枯线上方以来,连续4个月高于临界值或与临界值持平,表明制造业总体呈现生产平稳态势。其中尤为可喜的是,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增长加快,PMI分别为51.3%和51.1%,高于制造业整体平均水平,并且进入二季度以来呈加快发展趋势。
  虽然,我国制造业数据向好,但却面临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双向挤压”的严峻挑战:低于欧美的单位劳动生产率和高于东南亚的制造成本,逼迫“中国制造”必须要尽快找到新的发力点,重塑竞争新优势。

PMI指数向好 下行压力犹存

连平:制造业下行压力犹存 不容忽视

      当前,我国前期系列组合政策效应逐步显现,经济运行中周期性和结构性问题已有不同程度的缓解;非制造业企业对于当前宏观经济走势及行业发展前景的信心尚不稳定,仍存在较大波动。

中国制造业优势犹存

  近年来,我国制造业企业生产面临劳动力、土地价格和资源环境成本的加速上升,而资金青睐经济泡沫,对制造业发展造成了不良影响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制造正悄然发生积极变化

  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增长加快,PMI分别为51.3%和51.1%,高于制造业整体平均水平,并且进入二季度以来呈加快发展趋势。

制造业PMI连续四个月位于荣枯线上

  2016年6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0%,比上月微降0.1个百分点,位于临界点,但连续四个月位于荣枯线以上。非制造业PMI为53.7,连降两月后明显回升。

统计局:制造业生产平稳 结构进一步优化

  针对6月制造业和非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指出,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位于临界点,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明显回升。

“中国制造”路在何方

传统制造业寒冬已来临 中国制造如何突围

  随着以互联网为载体的虚拟经济崛起,“传统制造业的寒冬已经来临”“实体经济无足轻重”等“去制造业”论调时有耳闻。如何看待这一现象?除了上述几大因素外,“中国制造”还面临哪些新挑战?

助推制造业转型升级新选择

  当前,我国制造业的传统优势正逐渐衰减,特别是随着土地、劳动力、资源能源等要素的瓶颈约束越来越强,传统制造业企业面临较大的经营压力。从实践看,推动“机器换人”,无疑是传统制造业摆脱外部约束的重要路径之一。

新型工业化产业基地建设步伐加快

  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制造业是全球经济竞争的制高点,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战场。他强调,要继续深入推进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建设。

当“中国制造”遇上“互联网+”

《中国制造二○二五》要与“互联网+”紧密结合

    第一,要借鉴国际经验。“十三五”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战期,是2020年基本实现工业化的关键期,遵照党中央的战略指引,理应把推进工业化与信息化深度融合放在重中之重。借鉴当今发达国家经济结构调整的新战略、新思路,可以说其共同点是进一步提升“两化”深度融合,以带动经济社会全面进入信息化时代。

  第二,《中国制造2025》要与“互联网+”紧密结合。《中国制造2025》主线是“两化”深度融合,主攻方向是智能制造,“互联网+”是重要行动路径。网络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跨界融合具体表现为行业、企业的融合。实现改造优化提升的行业、产业、企业应该是“互联网+”行动的主体,即这些企业不能消极被动等待,而要主动“拥抱互联网”,各类企业实现跨界融合、协同互动、改革创新、共生竞合。

  第三,要形成经济增长“双引擎”。我国经济当前正处于“旧力减弱、新力将生”的交替转换期,结构性矛盾突出。改造提升传统动能,焕发新的生机活力;做大新兴产业集群,打造新动能。加快新旧动能接续转换,形成经济增长“双引擎”。

  中国2016年蝉联制造业竞争力排名第一名,除了因为其传统的低成本价值主张,还因为中国创造基础设施的长远发展,巩固了先进技术对未来制造业的作用。

  中国制造业的竞争优势在于中国集聚了从装备、材料到制造的各个环节和领域,也拥有较为齐全的与制造业相关的软件、信息化配套产业;与此同时,中国制造业与互联网的结合相比美国等国家也更为紧密,如果能推动互联网与制造业更好融合,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将会有极大提升。

  中国成功发展了自己的创新生态系统,原因在于其研发开支显著增长,每年有大量的理工科专业的毕业生,十分注重技术商业化以及强劲增长的风险资本投资。在某些领域,中国甚至超过了美国。

  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制造业是“互联网+”的主战场。

  在全球互联网正处于从消费领域向生产环节拓展的关键时期,发达国家提出了工业4.0、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等新战略,推进互联网与制造业融合发展,以制造为关键环节、制造业为主战场、制造企业为主力军,抢占新一轮产业革命发展理念、架构标准、核心技术、生态系统的竞争制高点。在这样的形势下,我国必须发挥互联网应用创新活跃、产业规模领先、人才资本聚集以及制造业门类齐全、独立完整、规模庞大的双优势,形成叠加效应、倍增效应、聚合效应,在充分发挥规模经济的同时发展个性化制造、个性化服务,加强精细管理和商业模式创新,全面、持续地增强我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